RSS订阅 | 匿名投稿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公司新闻 > 正文

赵丽颖避谈陈晓 得知晓希恋后在房间里大哭

作者:habao 来源: 日期:2016-7-1 13:35:30 人气: 标签:企业新闻发布会方案

  原标题:赵丽颖避谈陈晓 得知晓希恋后在房间里大哭861.第861章 赵柔嘉的不满1 =( =费苏翻个白眼,却没有说话,从某种角度上说,刘仁凤说的也不错,钱只能推动研究的积累,积累达不到突破的临界点,那也是白搭。()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也就是说,万事没有绝对,凡事都是有必然联系的,很符合王秀平时的论调。不要说杭州、温州王家,光是其他商人的投资,也不在少数,玉泉山研究院可以说富的流油,也出了不少的研究,由那些商人为成,流入到市面上。但是,关键的研究,王秀最关心的真正邦国利器,仍然迟迟不出,这就说明了问题。“不要说带动海船了,能驱动小车气锤就不错了。”赵非冷不防来了句,又道:“海船数十丈,载千人,行驶于万里海疆,风雨变幻、要用多大的热气推动车轮?即便是可行,又要用多少炭石?以耗费来计算,整船光装载炭石,也支撑不了太远,要几艘转运船才能支撑一艘战船。”关键,就是能量的转换比率,还有动能的损耗,这两样搞不明白,研究终究是镜中花、水中月。费苏并不以为意,笑咪咪地道:“总不能一厥而就,凡事总有开头,慢慢会好的!”刘仁凤不想在讨论下去,他对言利没太大兴趣,笑道:“好了,今个就不要想这些事情了,今日天气正好,咱们出去走走,午间同去酒楼吃上一杯。”“这句话,小弟最为欣赏。”费苏呵呵地笑了,既然刘仁凤想请客,他也顺便打打秋风,玉泉山可不是一般地阔气,山长掌握的财货,比知杭州尤过而无不及。刘仁凤淡然一笑,对史浩道:“这里太闷热了,直翁兄,咱们一同去酒楼吃酒,顺便再说句话。”史浩听赵非、谷凉说蒸汽设备,也产生了点兴趣,毕竟是对国计民生有利的,眼前两位也是被传颂的人物,黄药发明者之一,他非常想接触看看,这都是他平常接触不到的。谷凉脸色为难,低声道:“二哥,还是你们去吧。”刘仁凤眉头一扬,淡淡地笑道:“怎么?又不是明天出海,不还得等几天,就算给你践行了。”谷凉尴尬地笑了,并没有做声,他不太喜欢应酬,宁可在宅院中简单吃饭,然后去研究。费苏白了眼刘仁凤,却笑着打趣,道:“明叔,你也跟长德学学人情,好歹要带队南下,可不能太死板了。”谷凉本来就是老实人,听了费苏的调侃更不好意思。其实,按照费苏的主张,是赵非率队南下,并向王秀私下抵了信,却不想王秀依然用谷凉,让他百思不得其解。“好了,明叔,咱们一同去,也算借酒给你送行。”赵非白了眼费苏道,又道:“不要被言利之人占了便宜。”费苏捏了捏鼻子,尴尬地笑了,却知道赵非是戏言,也不十分的计较。“行,说走就走。”刘仁凤见费苏吃瘪,心情很不错。费苏摇头笑了笑,打定主意赶紧再给王秀修,定要给谷凉安排个机灵的副手,总揽南海探矿,可不是搞研究。史浩一脸的风淡云轻,心中却有几分感慨,却不知怎样滋味。赵构是小心翼翼,越发的低调,现在王秀的权威日盛,做事风格也强势,让他不能不谨慎再三,越发隐藏心思。赵柔嘉轻车简从来访时,他并没有当作一回事,而是以叔辈接待,赵柔嘉却让他退去吴夫人。吴氏是他的侧室,也算是正妾,在邢夫人回归无望下,形同整个藩邸的女主人。“九叔父,侄儿却有不得以的话,要问叔父。”赵柔嘉开门见山,没有任何的磨叽。赵构有点吃不准,直接的让他非常惊讶,但他可以肯定,赵柔嘉是为了赵谌,也就静下心等待。赵柔嘉见赵构镇定自若,也就稍稍放心,细声道:“官家托奴家问九叔父好。”“呵呵,二娘,再过些日子就要出嫁了。”赵构答非所问,他从赵柔嘉这句话,就判断并不是赵谌本意。赵柔嘉俏脸黯淡,但她依旧平静地道:“侄儿想问叔父,大长公主?”饶是赵构老辣也不免心惊,忽然拿不准赵柔嘉意图,不由地道:“此事,早就有了,二娘还问作甚?”“就是实情?”赵柔嘉紧紧盯着赵构,眸子投出阵阵寒意,仿佛能刺透人的心肺。赵构脸色那个精彩,有不甘也有不愿,当触碰那张透着寒意的俏脸,在咄咄逼人眸光下,升起一股不安。赵柔嘉太直白了,让他无法去接受,明显是直对王秀,太直白了。不由地脊涌上丝丝寒意,要他背地里结构王秀,那还差不多,但他却被王秀的雷霆手段吓怕了,大宋行朝唯一的大长公主,说废了就废了,还是,手段高明的让他也不得不支持,不能不让他引以为戒。而且,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,王秀要想对付他,简直就手到擒来,赵家的家法不对士人斧钺,却对室要求异常严格,连地位也在宰相之下。赵柔嘉盯着赵构,淡淡地道:“大长公主回归,是经过旧宫人确认,王相公也没有说话。早不晚不。非得要等到被时候,还是通过太妃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。”侄女也挺聪明,看来是想通了这层,赵构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淡淡地道:“这又怎么说的,太妃在北方太上,或许知道。”话说的相当模糊,赵柔嘉极为不屑,冷笑道:“王相公能黑白,真的帝姬非要真戏假作,还有什么不敢的?”“二姐,不要。”赵构脸色一变,赵柔嘉真的幼稚,竟然公然说王秀不是,难道不知此公雷霆手段?如今,王秀滔滔,正是中天,露出了尖利瓜牙,他吸取张启元的教训,选择了谨慎从事,绝不和王秀正面抗衡。“叔父,侄儿怎叫?开封围城,趁乱劫掠在情理之中。听说,当年四姑母曾有许配王相公的话,难道叔父不知?”赵柔嘉很地道,把往昔的事挖了出来。

  866.第866章 钟离睿的不服 =( =但是,解决基础稳定上层还不够,毕竟已经形成的利益集团,没人会嫌钱多,你里夺食会遭人恨的。 ..他在形断地上了份奏章,要增加俸禄,理由很简单,就是天下纷乱已久,官员时常半俸,度日。如今,朝廷财政状况良好,南北盟好承平,应该改善士大夫的苦状,这个得到了士人的绝对好感。能增加合理的收入,自然让他们高兴,谁愿意过苦哈哈地日子。他是趁热打铁,在朝野欢腾时,提出废除那些苛捐杂税,表明对生民的危害,瞬间站到了的高度,没有人敢去反驳。再说,刚刚提议加俸被通过,还有改善公厨的待遇,相当于给了大家个甜枣子,这个时候你站出来反对,那可真是傻瓜了,没有几个人是傻瓜,甚至也都是赞誉声音。对付地方自有欧阳澈,连续两名知州被罢免,临行时还被万夫所指,落了个身败名裂,自然有作用。他还有别的手段,在两浙实行的县士绅议政会议,被用在了成都府,这下也算是绝。士绅议政会议还在试行阶段,却不妨碍在成都府实行,两各具代表性。当然,面对那些苛捐杂税,士绅同样也是人,自然自家的利益,别看各县正在陆续筹备,但那些士人明显胆肥了,县里的押司、吏目时常被,有些人直接被士人逼着知县拿下。也算是发动群众的力量,来制衡地方的,不要小看这些胥吏,他们的力量也是惊人的,搞不好整个改良会毁在他们手中,这绝不是,而是现实可能的存在。因为,流官三年一任,大多一任就走,胥吏虽然也是三年一考,但大多会留在任上,辅佐上官,新任知县往往要依靠他们办事,尤其是那些新担任知县的官员,不能不依靠这些老油子,弊端立马就出来了。某些胥吏做得账目,不要说经验不足的年轻官员,就算是户部的度支,也很难发现端倪。欧阳澈恩威兼济的手段,让两银法得以实行,深得王秀的赞赏,可以预见大好的前程,隐隐可见两府大道。“大人,欧阳德明倒是好手段,成都府十余军州被他鼓掌。”钟离睿说不嫉妒那是假的,人杰之间的竞争永远是意气的,他也不能免俗,让他去做能否更好?王秀岂能不知钟离睿的不服,但他并不打算劝解,没有竞争哪来的动力,士人之间的攀比,不是简单能劝服的。他也就莞尔一笑,平静地道:“德明是个人才,他要是能稳住成都府,给他个四川都转运使又有何妨。”钟离睿眼皮子一跳,四川都转运使?虽说如今都转运使地位有所下降,但那还是名义上的大之首,地位是相当的。嗯,应该说经略安抚使或经略制置使流行,却基本用于军事上,陕西六设置经略安抚,甚至各有转运使,整个陕西六又是个大,设有都转运使调度财货,四川和陕西同样,在各转运使上,设置都转运使。欧阳澈以区区微末之功,得到王秀的认同,主持两银法的试行,本就是占了天大便宜。如今,王秀竟然有意给大都转运使,那可是真正的节臣,这厮运气好的让他眼红。“大人,在下也想请郡。”“哦,你任都承旨一年,怎么又动了心思?”王秀怪怪地看了眼钟离睿,有点出乎他的意料,刚刚从杭州来又动心思,显然被欧阳澈刺激的不轻,看来还需历练才行。“他们也要回来了,在下想请郡陕西,为天下再建新功。”钟离睿淡淡地道。王秀目光一凝,看向钟离睿的目光,似乎是越发地欣赏,却又莞尔一笑,似乎并没有放开的打算。当天晚上,王秀和钟离睿,还有被叫来的封元,他们三人一同研究西北郡县地形图。当年,女真人的两次南下,西军的大量东调,把大宋最有可能夺取定难五州的机会打破。在他看来,如果再有十年的时间,党项人肯定被耗死。女真人为了牵制大宋西军主力,以政和年间夺取横山土地契机,邀请夏李乾顺共同灭宋。但是,李乾顺却被宋军着实打怕了,大宋西军的威风不是浪得虚名,秦风缘边弓箭手,熙河吐蕃族,环庆的横山步跋子,泾原的番军刀牌手,那都是一等一的天下精兵,足以和禁军一较高下,甚至比禁军还要凶悍。更何况横山尽失,夏国最精锐步跋子来源失去,左厢军司三十余万吏士,步军力量逐年减弱,要真面对精悍的西军,那可真有点玄乎,至少他没有信心。女真人的庞大,经过几次接触,吃了几次亏,最大的惨白是李良辅的二十万人,被打的屁滚尿流。也就转度,开始对大宋边境试探,陕西六兵马不断东调,边境防御也有减弱,算是不错的时机。但是,李乾顺没有被眼前的利益所,大宋是庞然大物,他不太相信会被女真人,保持着谨慎地观望态度。更的是,他是大发战争财,对两方都卖出优良的战马,给女真人吃亏的价格,从大宋朝廷补回来,往往一匹马能卖出两匹的价格。大宋朝廷不是不知道,却也没有办法,中原不可能养马,就算配种良马也没地方放牧,更何况战事紧急,需要迅速组建部队,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。当开封陷落,他才恍然大悟,急忙要调集大军夺取横山,进而要攻取陕西。很可惜,王秀一局定,大宋幸免于难的行朝,强令陕西六兵马关防,不得随意东进。所以,西军虽然损失惨重,却仍有精兵十余万,各乡军土兵战斗力极强,让他,没有做出愚蠢的举动。

  845.第845章 王秀的好意 =( =史浩见王秀、钟离睿异样,不由地一怔,难道自己说错了不成?“朝廷的南海策略,并不是仅仅为了钱财,而是为了子孙后代。给 力 文 学 网.. hp://”王秀并不在意透露,某些事情应该让士人明白关键,从而让他们支持,也能及其他们的雄心壮志。史浩眉头微蹙,自己刚才有点忽略了,王秀一句为了子孙后代,让他豁然开朗许多,也瞬间脑补很多东西,觉得自己考虑问题浅薄了。毕竟,是开疆扩土,谁不愿从中得到青史留名?不要说什么夷狄之地。先秦时代苏杭也是夷狄之地,两广福建更不用说,简直就是烟瘴死地,河西河湟那也是蛮人天下,现在不都是汉家繁华军州了。睿智之人的思维,往往一个提醒,他就能举一反三,绝不会不化。尽管,他还不能完全靠理解,却不耽误他的认同,这是的。钟离睿自然明白王秀用意,他正和王秀商量,能不能以王秀的名义,在上发表文章,为殖民南海,争取更多的士人关注和支持。既然史浩在场,那就先给他说说,当下道:“直翁兄,你也是饱读诗的大学,难道看不出来,历朝历代盛衰,每次总是败亡在北方草原蛮夷手中,然后再有豪杰振臂一呼,天下纷纷响应,才光复汉家故土。”“这个。。”史浩却不知怎样说,钟离睿说的真是实情,历朝历代面临北方压力,的确常严峻。“朝廷迟早要设立海外军州,殖民损失很大,但历代迁徙不都是一样?江右有今天的繁华,那是经过近千年的不断迁徙,才形成的规模。南海凶险万分不假,但总会有人下来,一代一代人的扎根,成为行朝的土地。”“所谓中国,不过是中央之国,上古三代也就是城池周边,历代先贤不断开拓,才有了今天万里江山,难道到了我们就固步自封?”王秀反问史浩一句。史浩有点语塞,王秀和钟离睿说的有道理,汉家江山是在历代人不断开拓形成的,他们所在的江右,先秦时代不过是被中原称之为蛮夷的楚越。大宋自开国从未一统,更不用说汉唐疆土,理解王秀的提点不假,想想现实的窘迫,他有点气馁。王秀不在苛求史浩能全然理解,这需要时间来消化,慢慢改变一个人的心理,他又道:“直翁,朝廷举兵,女真、党项何为先?”“自然是党项。”史浩毫不犹豫地道,南北有事,两虎相争,自然不能让饿狼徘徊在侧。“哦,说由。”王秀目光闪烁,似乎非常感兴趣。“时下,横山、熙河在我手中,党项早就是,诚不足为惧。解决西北能得到良马,就算到时虏人,有我五宣抚司在,也足以应付危局,哪怕他们打到江上,又能怎样?再说,他日大军北伐,岂能让党项生羌平生龌龊,坏了我大好局面。”很有胆略啊!王秀非常欣赏史浩的言简意刻,对其战略分析能力非常认同,这是个人才啊!很多士人甚至将帅,对进攻党项怀忌惮,认为一旦西北战事,战事必然僵持不下,届时女真人必然毁盟南下,宋军主力调往陕西,肯定无力应付女真大举南下。但是,很多人没有认识到他发展侍卫水军的意义,只要有侍卫水军大江制置使司在,任他十万虏马也不能轻易过江,就算它们能过江,面对引江环绕的江宁城,他们也得望城兴叹,何况殿前司六军也不是吃干饭的,河纵横的江南地带,步军有水军战船配合,战斗力绝对在之上。“直翁说的有道理,可惜,一些士大夫却目光短浅。”“相公过讲,在下岂敢和朝廷公卿相提并论。”话虽如此,但史浩脸色却不谦虚,甚至有淡淡地矜持。王秀也就一笑了之,有才者自有傲气,天下无名利心者能有几人?他不能免俗,史浩亦不能,束发攻读就是为了生平志向,他笑眯眯地道:“如今,朝野正是用人之际,才俊之士却难以求得,我幕府中缺乏干才,直翁不弃薪俸微薄,可为我助力,再说我那藏甚多,不知意下如何?”史浩见王秀有招揽之意,不由地心念晃动。王秀不仅是位极人臣,论声望也是士林中拔尖的人物,从长远来看投奔对方,是再合适不过了。当然,最重要的是能和王秀经常接触,对个人的成长有着绝大的好处,钟离睿年及而立成为都承旨,那位有丞相长史之称的良,如今也是玉带紫马,一旦回朝贵不可及,两人都是有望两府的俊杰。他不屑巴结,但跟随王秀又不同于示好上官,最少他有自己的人格。不过,他仍然在犹豫,并不想打上某人的烙印,缓缓地道:“多谢相公美意,在下只求学问,安安静静地等候贡举。”钟离睿见史浩脸色挣扎一阵,最终还是了,不由地露出欣赏的眼色,不是每个人都能王秀的,至少他不行。如果,能跟随在王秀身边,不要说别的,但是起点就高了别人一大截,他就是鲜明的例子。王秀并不勉强,人各有志嘛!史浩是不为利益所动,尽管有些,却还是在情理之中,当下笑道:“直翁有此,很好,但为政者要权变,闭门苦读非贤人所取。”史浩脸色肃然,王秀的好意他是心领了,却还是己见。王秀实在不忍史浩捻转活,他稍加沉吟,道:“哦,险些忘了,直翁留在行在不必回乡,我当向玉泉山院举荐,聘请直翁为经义诗赋斋助讲。嗯,以直翁的大才,当个也足够了,但聘任并非山长说了算,而是由院务会议决定,助讲的例份是少了点,却也比其它学堂高些,足够直翁度日。待杭州解试,我再给他们打个招呼,让礼部多给杭州一个名额,不知直翁意下如何?”880.第880章 张过的杀伐果断 =( =守将皮里实在不住,他得到拼死逃入城中奴隶禀报,宋军实际上并不多,只要打破他们的器械,就会撤退,也就点起千余名士卒,趁夜出城作战。哪里知道张过早有准备,皮里派出的千余人陷入包围,被宋军弓弩一阵射杀,死伤惨重,话说区区南海蛮族,又岂能和大宋行朝相比,无论是力量还是谋略,都不是一个层次。最终,宋军出动仅有的四百,把三佛齐人最后希望打垮,袭击变成了,以弓箭肆意射杀逃窜的残兵。张过并没有错过战机,立即组织两千人强攻,一个波次的下,西城头被拿下。不能不说,三佛齐的城墙完全不能和大宋相比,单层墙面没有内墙,面对甲仗精良的宋军,简直不堪一击。要是放在兵源充足,可以随意得到增援的中原,张过早就拿下来了。当然,连续几天的狂轰乱炸,也是城池被迅速攻破的主要原因之一。皮里率军反扑,在宋军弓弩强有力的打击下,三次都失败了,本人也丧命于神臂弓下,城中一片乱麻,人们争相逃命,却哪里跑的了,陷落只是时间问题。“二哥,怎么样,我军吏士伤亡几乎可以不计。”张过非常得意自己的战术,两场战役只有二百余人阵亡,简直可以忽略不计,这可是冷兵器时代。“很好,但不要太了。”李长昇淡淡一笑,他肯定张过的能力,却对手段很不屑,大宋禁军,竟然驱动俘虏来攻城,传出去成何体统。张过摆了摆额头,并不在意地笑道:“二哥太妇人之仁了,万里海疆孤军作战,定要杀出威名,才能宵小。”“哎,那也不能太过分了。”李长昇摇了摇头,感觉很不好,却不知哪里不舒坦。“二哥,这才刚刚开始,我先屠了此城。”张过望着火光冲天的城市,毫不在意地放声大笑,那是尤其疯狂的笑声。李长昇的脸都变了,惊讶地看着张过。下一个场景,就是离玛拉卑南百里的火占城,听说玛拉卑被宋军屠城,数万人被杀的没剩几个人,大家是心惊胆战,当张过率军抵达,城内是不知该如何是好。不过,张过给了火占城居民生的机会,那就是全城不得抵抗,向博望军上缴财物和赋税,宋军可以不他们,甚至可以他们,并允许和大宋商人公平交易。想了整整一天,火占城的居民终于决定依附大宋,虽说期间小有波折,有几名将领受降时起事,杀了宋军大将。还是张过力挽狂澜,三百弩手发挥了巨大作用,射杀全部参与叛乱的三佛齐兵将,控制了城池。居民大为,生怕宋军恼怒屠城,进献了大量的药材、粮食和金银,在李长昇的强力干预下,才得以幸免于难。李长昇留下八百人就要撤军,但张过却认为现在不宜撤军,还要向西打七十里外的高贡城。“连天征战,吏士都很疲惫,还要应付詹卑方向的敌人,等待朝廷的远征大军,还是撤回去妥当。”李长昇非常不愿再战,连续打了三仗不假,但他们兵力毕竟不多,难以维持长久的攻坚战,高贡城绝对是大城。云涧城海上有强大的舰队,就算几万三佛齐军队进攻,也能保住重要的关口和港口。他没有说出口的还有,张过了整整一城的人,手段到了极点,甚至有一点抵抗就要抡起,让他非常不适应。张过却有打算,并不认为静态防御妥当,当即沉声道:“我军孤悬海外作战,上官太尉就算要来,也得大半年时间,相当于给他们好几个月准备。我们实力不如他们,却胜在甲仗精良、战术得当,只要杀伐运用得当,完全可以树立威名,让这群蛮夷胆寒不敢妄动。”“改之的杀伐颇有深意?”李长昇心下一动,忽然意识到张过,饶有兴致地道。“很浅显的道理,凡敢于抵抗的城池,一律屠灭,开城投奔的给他活。”张过语气平淡,数万在他眼中,简直就是数万猪羊,没有任何波澜。“恐怕会越发激烈,而且攻伐城池,我军没有兵力防御,最终还要放弃,任由他们自己取舍。”李长昇惊讶张过的铁血,简直堪比当年先生征战两浙,简直如同宰鸡,甚至更过分。当年,王秀斩杀的是降兵,张过是不分军民老幼,一律斩尽杀绝。“无妨,我并没打算占据城池,而是要树立大宋军威,凡是敢于抵抗者,是没有活的,归顺者还是受到优待的。二哥说的他们自己取舍,那就让他们自己取舍,凡是敢大宋的城池,待上官太尉主力到达,一律寸草不留。”张过笑了,他对王秀的战略摸的非常透彻,什么叫殖民?不逐步原始种族还叫殖民,最低限度要。这种殖民战争,简直太痛快了,他仿佛天生为了这场战争而生,若在本土就算北伐打女真人,要敢如此杀伐,恐怕逃不过御史的,也就是天高远,任他驰骋疆场。作为高中等将校,王门十五杰之一,他也明白这次征战的目地,那就是开创海外军州,逐步进行移民繁衍。所以,对待当地种族问题上,他采取了逐步的方式,干抵抗者灭族,归顺又叛者灭族,几经杀伐也就差不多了,留下的都是吓破胆的顺民,再进行,数十年乃至百年,南海必将是汉家分支遍布的局面。“杀伐太甚,有违天和。”李长昇无可奈何地道,真不知把张过从海船上调下来,是对还是错。“二哥不用担心,小弟就凭这几千人,便能纵横其间。”张过不在意地笑了,说实在的,他欣赏李长昇的坚毅和仁德,却并不赞赏其军事才能。一名优秀的水军大将和战地指挥官,是有本质区别的。

  844.第844章 和史浩论政2 =( =理由非常简单,一但开战,东南、蜀川军州将承受沉重的徭役和赋税,就算打赢了女真收复失地,那沉重的建设费用,也会压在他们身上,为了自己的利益,他们才反对征战。 ..或许,这个理由真的很可笑,会遭到后世某些卫的,但它是绝对存在的。大宋行朝之所以仍保持进取型国策,很大程度上是南迁时,旧的集团被打击的,那些持主和论调大臣,要么早早驾鹤西去,要么捻转宫观、地方,新一代大臣占据高层的,相对受他的影响加大。应该说,当今的两府,是披着主和外衣的主战派。就是如此,他仍然如芒在背,认为时间尤为紧迫。如果,没有两大院的传承,再过十年、二十年,恐怕你就是主战,也得不到东南生民的支持。他很难得地提起了一缕重视,温声道:“考官不取直翁,乃朝廷之失,直翁屡败屡战,能下来,难能可贵啊!”史浩心情很郁闷,说出来后心情顺畅了点,他并不奢望王秀能提携他,更不屑去做投机倒把的龌龊事。不过,屡败屡战的说法,让他眼前一亮,绝对是激励他的话啊!让他在一片漆黑中,遽然看到一丝光亮。忍不住把杯中残酒一饮而尽,杯子重重放在桌上,沉声道:“在下愿为供绵薄之力,无奈才疏学浅,不入朝廷诸公法眼,不如回乡束发苦读,待来年再搏龙飞榜。”王秀很满意地看着史浩,感觉对方非常,属于大器晚成的人才。当然,他要想提携史浩,还是能给个同进士的,却没有去做,是金子总会发光的,对人并不是坏事,当下温言道:“直翁有忧天下,说到才疏学浅,我却不那么认为!经义只为、增长学识而用,平天下的本事,却不是中能学到的,而是靠不断历练中点点积累成就,可以说读是为,治政才是国用,如贡举选尽天下之才,国事亦不会至此。”“就看看明叔,也不是三鼎甲,不照样运筹帷幄,稳定了沿河战局?”史浩深深看了眼钟离睿,他有自己的见解,并不完全苟同王秀说法,却仍出于尊敬没有反驳,只是颔首道:“王相公言之有理,在下却学不得忠献公半部论语治天下,也比不得相公力挽狂澜。”王秀知道史浩不完全认同他,并不以为意,要是都来他的话,那天下真没有仁人志士了。是想,史浩束发苦读,现在已经而立之年了,上位取得,明显属于厚积薄发的人物。从刚才的交谈中,他知道对方从百家到佛道都有涉猎,自然会有自己独特的,越是这种士人,越是难以。他稍加沉吟,决定试一试对方的才能,正色道:“直翁对南北盟好持何论?”“国之大幸。”史浩没有任何的犹豫,口气尤为。“哦,为何是国之大幸?”王秀眉头微挑,眼角闪过一抹异色。“在相公面前谈论国事,在下岂不是浅薄了。”史浩是耿直不假,但绝不是傻瓜,当朝宰相问政代表着什么?用都能想出来。“三人行必有我师,直翁但说无妨。”王秀笑咪咪地抬抬手,目光更加欣赏。史浩有感王秀的真诚,也就放下心来,正色道:“自二帝北狩,南北征战连年,生民困于战火。相公力挽狂澜,正是励精图治时。一些沽名钓誉,收复故土博取名声,把家国黎民至于险地。试问,王师北上能否战胜虏人?一旦战端又无必胜把握,国力怎么负担?”“在下并非恭维相公,平心而论,相公的安邦定国大策,合乎天下大势。以此可见相公不是不愿北伐,而在积蓄国力,力求一战定,非那些浪得虚名之人,只知道整日里空喊北伐,殊不知其中艰辛。”王秀很满意地笑了,只有务实的人才会有盟好论。盟好并不是求和,更不是退让,而是为了更好地进攻,看来他没有看错史浩,真正的栋梁做事,首先想到的是退而不是进。“在下看相公施政,首推经营海外,看侍卫水军在港口集结待发,想必朝廷又有大动静。但是,相公应该看到,南海利益长远,却不是解近忧的良法,而朝廷它日北上,若能从高丽出偏师,必能建立奇功。”钟离睿眼前一亮,瞪大眼睛看着史浩,笑咪咪地道:“直翁兄对高丽颇感兴趣?”“不是在下感兴趣,而是高丽本就是商人遗种,历来臣服天朝,不用岂不是太可惜?”史浩淡淡地说道。王秀不可置否地笑了,平静地道:“南海物产丰富,非常适合大规模移民,也是为了汉家千秋万虑,这是朝廷既定国策,不容有任何变动。不过,正如直翁所言,高丽也或不可缺,但那并不是特别急的事。”史浩眉头微蹙,正色道:“朝廷积蓄力量不假,但还是要以收复故土为第一要任。”王秀听出史浩的责任意思,说他对南海的关注要大于北伐,真正的持主战或主和论者,并非完全绝对的,他们会随着内外形势发展,不断调整自己的观点。“侍卫水军移民南海,能为天下带来的利益,绝不是现在能看到的,那不是金银物产的事情,而是千秋万代的大事。”王秀觉得有必要更正丝毫的观点,北伐固然重要,却不能阻碍南海战略。史浩不能完全认同,他已经陷入学术中,也就不再王秀,正色道:“在下以为,南海殖民当谨慎,万里海疆,凶险莫测,十去六七得不偿失。而今,朝廷利用海外金银,不断革除弊政,相信不用二十年,就能够逆转形势。”“二十年?”钟离睿看了眼王秀,似乎有点不可思议。“二十年太久了!”王秀真正的笑了,已经过了十年,还要再等二十年?

  845.第845章 王秀的好意 =( =史浩见王秀、钟离睿异样,不由地一怔,难道自己说错了不成?“朝廷的南海策略,并不是仅仅为了钱财,而是为了子孙后代。给 力 文 学 网.. hp://”王秀并不在意透露,某些事情应该让士人明白关键,从而让他们支持,也能及其他们的雄心壮志。史浩眉头微蹙,自己刚才有点忽略了,王秀一句为了子孙后代,让他豁然开朗许多,也瞬间脑补很多东西,觉得自己考虑问题浅薄了。毕竟,是开疆扩土,谁不愿从中得到青史留名?不要说什么夷狄之地。先秦时代苏杭也是夷狄之地,两广福建更不用说,简直就是烟瘴死地,河西河湟那也是蛮人天下,现在不都是汉家繁华军州了。睿智之人的思维,往往一个提醒,他就能举一反三,绝不会不化。尽管,他还不能完全靠理解,却不耽误他的认同,这是的。钟离睿自然明白王秀用意,他正和王秀商量,能不能以王秀的名义,在上发表文章,为殖民南海,争取更多的士人关注和支持。既然史浩在场,那就先给他说说,当下道:“直翁兄,你也是饱读诗的大学,难道看不出来,历朝历代盛衰,每次总是败亡在北方草原蛮夷手中,然后再有豪杰振臂一呼,天下纷纷响应,才光复汉家故土。”“这个。。”史浩却不知怎样说,钟离睿说的真是实情,历朝历代面临北方压力,的确常严峻。“朝廷迟早要设立海外军州,殖民损失很大,但历代迁徙不都是一样?江右有今天的繁华,那是经过近千年的不断迁徙,才形成的规模。南海凶险万分不假,但总会有人下来,一代一代人的扎根,成为行朝的土地。”“所谓中国,不过是中央之国,上古三代也就是城池周边,历代先贤不断开拓,才有了今天万里江山,难道到了我们就固步自封?”王秀反问史浩一句。史浩有点语塞,王秀和钟离睿说的有道理,汉家江山是在历代人不断开拓形成的,他们所在的江右,先秦时代不过是被中原称之为蛮夷的楚越。大宋自开国从未一统,更不用说汉唐疆土,理解王秀的提点不假,想想现实的窘迫,他有点气馁。王秀不在苛求史浩能全然理解,这需要时间来消化,慢慢改变一个人的心理,他又道:“直翁,朝廷举兵,女真、党项何为先?”“自然是党项。”史浩毫不犹豫地道,南北有事,两虎相争,自然不能让饿狼徘徊在侧。“哦,说由。”王秀目光闪烁,似乎非常感兴趣。“时下,横山、熙河在我手中,党项早就是,诚不足为惧。解决西北能得到良马,就算到时虏人,有我五宣抚司在,也足以应付危局,哪怕他们打到江上,又能怎样?再说,他日大军北伐,岂能让党项生羌平生龌龊,坏了我大好局面。”很有胆略啊!王秀非常欣赏史浩的言简意刻,对其战略分析能力非常认同,这是个人才啊!很多士人甚至将帅,对进攻党项怀忌惮,认为一旦西北战事,战事必然僵持不下,届时女真人必然毁盟南下,宋军主力调往陕西,肯定无力应付女真大举南下。但是,很多人没有认识到他发展侍卫水军的意义,只要有侍卫水军大江制置使司在,任他十万虏马也不能轻易过江,就算它们能过江,面对引江环绕的江宁城,他们也得望城兴叹,何况殿前司六军也不是吃干饭的,河纵横的江南地带,步军有水军战船配合,战斗力绝对在之上。“直翁说的有道理,可惜,一些士大夫却目光短浅。”“相公过讲,在下岂敢和朝廷公卿相提并论。”话虽如此,但史浩脸色却不谦虚,甚至有淡淡地矜持。王秀也就一笑了之,有才者自有傲气,天下无名利心者能有几人?他不能免俗,史浩亦不能,束发攻读就是为了生平志向,他笑眯眯地道:“如今,朝野正是用人之际,才俊之士却难以求得,我幕府中缺乏干才,直翁不弃薪俸微薄,可为我助力,再说我那藏甚多,不知意下如何?”史浩见王秀有招揽之意,不由地心念晃动。王秀不仅是位极人臣,论声望也是士林中拔尖的人物,从长远来看投奔对方,是再合适不过了。当然,最重要的是能和王秀经常接触,对个人的成长有着绝大的好处,钟离睿年及而立成为都承旨,那位有丞相长史之称的良,如今也是玉带紫马,一旦回朝贵不可及,两人都是有望两府的俊杰。他不屑巴结,但跟随王秀又不同于示好上官,最少他有自己的人格。不过,他仍然在犹豫,并不想打上某人的烙印,缓缓地道:“多谢相公美意,在下只求学问,安安静静地等候贡举。”钟离睿见史浩脸色挣扎一阵,最终还是了,不由地露出欣赏的眼色,不是每个人都能王秀的,至少他不行。如果,能跟随在王秀身边,不要说别的,但是起点就高了别人一大截,他就是鲜明的例子。王秀并不勉强,人各有志嘛!史浩是不为利益所动,尽管有些,却还是在情理之中,当下笑道:“直翁有此,很好,但为政者要权变,闭门苦读非贤人所取。”史浩脸色肃然,王秀的好意他是心领了,却还是己见。王秀实在不忍史浩捻转活,他稍加沉吟,道:“哦,险些忘了,直翁留在行在不必回乡,我当向玉泉山院举荐,聘请直翁为经义诗赋斋助讲。嗯,以直翁的大才,当个也足够了,但聘任并非山长说了算,而是由院务会议决定,助讲的例份是少了点,却也比其它学堂高些,足够直翁度日。待杭州解试,我再给他们打个招呼,让礼部多给杭州一个名额,不知直翁意下如何?”

  845.第845章 王秀的好意 =( =史浩见王秀、钟离睿异样,不由地一怔,难道自己说错了不成?“朝廷的南海策略,并不是仅仅为了钱财,而是为了子孙后代。给 力 文 学 网.. hp://”王秀并不在意透露,某些事情应该让士人明白关键,从而让他们支持,也能及其他们的雄心壮志。史浩眉头微蹙,自己刚才有点忽略了,王秀一句为了子孙后代,让他豁然开朗许多,也瞬间脑补很多东西,觉得自己考虑问题浅薄了。毕竟,是开疆扩土,谁不愿从中得到青史留名?不要说什么夷狄之地。先秦时代苏杭也是夷狄之地,两广福建更不用说,简直就是烟瘴死地,河西河湟那也是蛮人天下,现在不都是汉家繁华军州了。睿智之人的思维,往往一个提醒,他就能举一反三,绝不会不化。尽管,他还不能完全靠理解,却不耽误他的认同,这是的。钟离睿自然明白王秀用意,他正和王秀商量,能不能以王秀的名义,在上发表文章,为殖民南海,争取更多的士人关注和支持。既然史浩在场,那就先给他说说,当下道:“直翁兄,你也是饱读诗的大学,难道看不出来,历朝历代盛衰,每次总是败亡在北方草原蛮夷手中,然后再有豪杰振臂一呼,天下纷纷响应,才光复汉家故土。”“这个。。”史浩却不知怎样说,钟离睿说的真是实情,历朝历代面临北方压力,的确常严峻。“朝廷迟早要设立海外军州,殖民损失很大,但历代迁徙不都是一样?江右有今天的繁华,那是经过近千年的不断迁徙,才形成的规模。南海凶险万分不假,但总会有人下来,一代一代人的扎根,成为行朝的土地。”“所谓中国,不过是中央之国,上古三代也就是城池周边,历代先贤不断开拓,才有了今天万里江山,难道到了我们就固步自封?”王秀反问史浩一句。史浩有点语塞,王秀和钟离睿说的有道理,汉家江山是在历代人不断开拓形成的,他们所在的江右,先秦时代不过是被中原称之为蛮夷的楚越。大宋自开国从未一统,更不用说汉唐疆土,理解王秀的提点不假,想想现实的窘迫,他有点气馁。王秀不在苛求史浩能全然理解,这需要时间来消化,慢慢改变一个人的心理,他又道:“直翁,朝廷举兵,女真、党项何为先?”“自然是党项。”史浩毫不犹豫地道,南北有事,两虎相争,自然不能让饿狼徘徊在侧。“哦,说由。”王秀目光闪烁,似乎非常感兴趣。“时下,横山、熙河在我手中,党项早就是,诚不足为惧。解决西北能得到良马,就算到时虏人,有我五宣抚司在,也足以应付危局,哪怕他们打到江上,又能怎样?再说,他日大军北伐,岂能让党项生羌平生龌龊,坏了我大好局面。”很有胆略啊!王秀非常欣赏史浩的言简意刻,对其战略分析能力非常认同,这是个人才啊!很多士人甚至将帅,对进攻党项怀忌惮,认为一旦西北战事,战事必然僵持不下,届时女真人必然毁盟南下,宋军主力调往陕西,肯定无力应付女真大举南下。但是,很多人没有认识到他发展侍卫水军的意义,只要有侍卫水军大江制置使司在,任他十万虏马也不能轻易过江,就算它们能过江,面对引江环绕的江宁城,他们也得望城兴叹,何况殿前司六军也不是吃干饭的,河纵横的江南地带,步军有水军战船配合,战斗力绝对在之上。“直翁说的有道理,可惜,一些士大夫却目光短浅。”“相公过讲,在下岂敢和朝廷公卿相提并论。”话虽如此,但史浩脸色却不谦虚,甚至有淡淡地矜持。王秀也就一笑了之,有才者自有傲气,天下无名利心者能有几人?他不能免俗,史浩亦不能,束发攻读就是为了生平志向,他笑眯眯地道:“如今,朝野正是用人之际,才俊之士却难以求得,我幕府中缺乏干才,直翁不弃薪俸微薄,可为我助力,再说我那藏甚多,不知意下如何?”史浩见王秀有招揽之意,不由地心念晃动。王秀不仅是位极人臣,论声望也是士林中拔尖的人物,从长远来看投奔对方,是再合适不过了。当然,最重要的是能和王秀经常接触,对个人的成长有着绝大的好处,钟离睿年及而立成为都承旨,那位有丞相长史之称的良,如今也是玉带紫马,一旦回朝贵不可及,两人都是有望两府的俊杰。他不屑巴结,但跟随王秀又不同于示好上官,最少他有自己的人格。不过,他仍然在犹豫,并不想打上某人的烙印,缓缓地道:“多谢相公美意,在下只求学问,安安静静地等候贡举。”钟离睿见史浩脸色挣扎一阵,最终还是了,不由地露出欣赏的眼色,不是每个人都能王秀的,至少他不行。如果,能跟随在王秀身边,不要说别的,但是起点就高了别人一大截,他就是鲜明的例子。王秀并不勉强,人各有志嘛!史浩是不为利益所动,尽管有些,却还是在情理之中,当下笑道:“直翁有此,很好,但为政者要权变,闭门苦读非贤人所取。”史浩脸色肃然,王秀的好意他是心领了,却还是己见。王秀实在不忍史浩捻转活,他稍加沉吟,道:“哦,险些忘了,直翁留在行在不必回乡,我当向玉泉山院举荐,聘请直翁为经义诗赋斋助讲。嗯,以直翁的大才,当个也足够了,但聘任并非山长说了算,而是由院务会议决定,助讲的例份是少了点,却也比其它学堂高些,足够直翁度日。待杭州解试,我再给他们打个招呼,让礼部多给杭州一个名额,不知直翁意下如何?”

  856.第856章 泛王的成型 =( =“从兀术率军南下可以看出,我军在平地守御,都很难抗衡虏人马队,就不惶说进攻了。 (.. m)臣服党项获取优良战马,虏人良马断绝,不出十年朝廷就能组建强大,到时候哪个还甘心南北盟好。”“各位,这不是单纯的战事,而是灭国的战争,朝廷不仅要拿下灵州,还要夺取河西控制权,实现对两人的侧翼战略。”这话说的,众人一阵沉默,好大的野心啊!不到两年时间要拿下整个党项,又要控制河西,时间的确不长,甚至还太短了,有人向王秀投去怀疑地目光。秦桧咂咂嘴,似乎一身不自在,问道:“不到两年时间,是不是太短了,打灭国之战恐怕不妥。”“虏人未尝不打党项人的主意,哦,他们正在专心经营鞑靼各部,让党项混乱起来,也有助于他们的成功。要知道,那些草原蛮族,可不是容易控制的。”不能不说王秀判断的有道理,根据机速司的军情,女真人的注意力转向鞑靼各部,已经开始对草原东部部落压力,要那些部族的首领臣服,并取得了一定。草原几个大部落态度,塔塔儿人明显倾向女真人,也只有乞颜、克烈部尚在。但是,党项人可就不自在了,女真人每年购买大量良马,他们本就非常吃亏,那都是碍于女真强大的军事力量,才不得不平价甚至低价交易。如果,北方草原各蛮族臣服女真,对党项不吝于。有一些蛮族对女真阴奉阳违,他们还能借势讨价还价,策动那些部落对女真压力。一旦这些部落都被女真人了,整个北方都在女真人面前,他们连的机会都没有,这就是地缘,而又现实,不以人喜好为转移。当然,王秀并不认为女真人真正整合草原,那些无时不在,双方关系取决于力量均衡上。但是,他绝不会放弃大好机会,因为就算有,女真人必然会影响草原,一直到铁木真崛起,才是真正噩梦的开始。“党项必须拿下,朝廷一定要取得河西重地,这样才能联络草原各部,对女真人形成夹击。否则,正面失守的北伐,绝对有败无胜。”赵谌总算又有了一丝,问道:“两年,能成功?”“能。”王秀斩钉截铁地道,目光充满了自信。“两年能拿下河西,再大的代价也值得。”李纲语气中透着兴奋,似乎看到了大好的前景。众人再次陷入沉默,王秀的战略眼光是的,赵官家来了兴趣,又有李纲的支持,大家识趣地没有再深究,也没人再提钟离睿南下,秦桧脸色很不好看。王秀还是举荐了太府少卿王昂,出任经略安抚使。他对王昂还是了解的,办事稳重得体,进取不足守成有余,让此人约束诸将很合适。再说,有李长昇、高堪、张过、时雍这批人才,他还是充满信心的。尤其是时雍,那绝对是个人才,多年的犍为县历练,在复杂中处理事务,甚至连钟离睿也逊色三分。的性格一直存在,生活也颇为奢侈,但又能怎样?要真是全节那还能是人才?只要不越过红线,善加,还是可当一面的。何况,他要地时雍进行放养,能走到哪步就看对方的本事了。就拿他看重的另一个人才费苏来说,那也是个不安分的主,野向远大,又暗中笑纳海商们的钱财,用于结交名士,胆大到温州王家的钱也敢收,简直比当年的时雍还过分。但是,不妨人家聪明,从不干朝廷忌讳的破事,只要你敢投机倒把,涉嫌回易,那就等着雷霆手段吧!李纲似乎有别样意思,又道:“陛下,直龙图阁、兵部驾部郎中张邵,著作郎张九成,枢密院编修官胡铨、陈渊,承直郎邓肃,起居郎远,权虞部郎中魏矼。皆为朝廷才俊,岁末军州官任满,可让他们外放。”王秀不动声色,这些都是孙傅、李纲等培养的人才,都是后世大名鼎鼎的人物,但现在在他眼中,或许真是栋梁之才,却不是开拓之人,入不了他的眼界。不过,诸位重臣的心思,他是一清二楚的,随着两大院学生不断取得成就,不要说那些投身所谓杂学的学生,逐渐形成了一个阶层的雏形,就是沾染他思想,取得进士出身的学生也不在少数。这常的现实,也是他一支并等待的,为此他放弃了南下,就在于等待这批人成长起来。眼看着以王门九子、十五杰为核心,两大院学生为梯队,与之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工商主,形成庞大的利益集团。李纲是逐渐和他缓和不假,孙傅、唐格也淡出中枢,却不影响他们培养官员,发展新一代制衡力量。人家也不是傻瓜,那么明显的王记标签俊杰崛起,也明白他当年的取舍了。王秀嘴角闪过一抹笑意,朗声道:“南海诸国,分布广漠、王化未开、人性刁悍,一句不合即动抢棒。王侍郎一人恐怕是左右支绌,玉泉山院有不少精通夷文的学生,那都是一等一的人才,可以授予散阶跟随。”不能否认,玉泉山院有大量方外文献,都是王秀用丰厚的税赋换来的,为此还被御史。不过,大量文献的存在,的确培养了一批人才,也逐渐得到士人认可。既然是南海事务,赵谌也就得过且过,无力地道:“也好,王公看着办就是。”众人都能听出来,赵官家是有情绪啊!大家一个个各怀心思,反正是去南海的翻译,来去多年不知,也没有的意义。“臣斗胆举荐一人为公事,不知陛下以为如何?”王秀的嘴角闪出一抹得意之色,他终于抛出了杀手锏。赵谌一怔,脱口而出道:“哦,何人?”

  857.第857章 任人唯贤 =( =“拜占庭人尤里斯、布鲁图,汉家名字王吉,字安然。() .t.”众人听了,脸色各异,却不外乎很意外。李纲脸色很不好看,难道朝廷没人了,竟然用色目人充任公事?不要小看区区公事,那可是权同总理南海事务公事,等同于王伦的副使,简直让人接受不了。应该说,大宋士人的心态是包容的,用夷人为官也是无不可,却因连番遭受外族,正在慢慢地封闭,更何况是职责重大的邦交。“王吉虽是色目人,但来往南海多年,通晓数国的文字,又对朝廷礼仪非常熟悉,是使副的上佳人选。”王秀用王吉,在他看来对方是夷人不假,却也有可取之处。大宋行朝迟早要走出的,物尽其用、人尽其才才是正理,番邦人只要有才华特色,符合朝廷利益为何不用?尽管,无法全然对方的忠诚,但一个强大的帝国本身就有吸引力,只要运用得当,还是能收取的,就算是本土人又能怎样?该时不也一样。“难道朝廷无人可用,竟要任用化外之人?”许翰的脸色很难看,当即出言反驳。秦桧也是咂咂嘴,不悦地道:“朝廷是有让夷人出使先例,但大军孤悬海外,一着不慎满盘皆输,不得不防啊!”王秀很在意秦桧的态度,历朝历代用夷人也有,相当部分的人也能接受,看来是远离本土,万一用人不当导致外交失败,后果不是谁能担当起的。但是,他又必须要搏一搏,去众位大臣接受他的意见。当然,他绝不会像唐代任用所谓遣唐使,把扶桑的间谍委以重用,所用之人都要经过甄选,不能接触核心机密。“陛下,诸位大人,王吉是拜占庭人不假,但他多是居住国内,夷人说的丝国早就是他故乡。再说,人臣没有远近而是厚薄,敢问各位,历朝历代不用说了,就说国朝多少人投效蛮夷?”王秀丝毫没有客气,揭开了别人伤疤,道:“党项人之所以能称雄河西百年,士人出谋划策功不可没。远的不说,就看虏人南侵,多少士大夫投敌,又有多少将帅家国,已经有半数生民,易服秃发。”“叛顺就在一念之间,家国强盛锐意进取,谁不愿意建功立业,封妻荫子?”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!”秦桧仍然没被,还是不赞同用色目人,他的话出自本心,完全不同夺利。“事关重大,还需要谨慎才是。”李纲犹豫再三,王秀说的有道理,但他仍对追逐钱财色目人不放心。正如许翰说的,大军孤悬海外作战,岂能让夷人协助邦交?这简直拿数万大军为儿戏。王秀不免摇头叹息,中自有黄金屋、中自有千钟黍,这儿不就是钱财利益吗?兼收天下人才,绝不是中国一隅,大宋要想延续不绝,建立海外国土,兼用夷人势不可免。既然有些事必须去做,何不现在慢慢摸索,他稍加犹豫,双目盯着李纲,才道:“何为天下?”“王大人有话直说。”李纲眉头微蹙,那么浅显的道理,还拿来问他,真不想回答。“天下乃天子所有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,那就是说拜占庭当为天朝藩属,王吉亦是大宋藩属,为天朝尽忠也是臣民本分。再说,此人长久生活在杭州,除了相貌,哪里不是天朝一般。”王秀拿出泱泱中华来反驳,倒是让人不好辩解。赵谌脸色好看许多,王秀的话让他高兴,无论怎样说,自己是天之子,天下的帝王。至于近处纷争不断的女真、党项,还有草原、南海的部族,他自动地过滤了,不由地问道:“不知此人是否可以信任?”“此人已经娶妻生子,在两浙有很大的买卖。”第一点没有太大力,很多夷商都有妾室子女,为了财富抛弃妻子的事,历朝历代层出不穷。第二点就能说点货色了,那也得看有多大的营生,大到足以让人不能割舍。“此人有多少营生?”吕好问不失时机地问道,他也把握到问题的关键。王秀稍加沉吟,毫不迟缓地道:“有几处茶场,还有百余倾良田,从事丝绸瓷器业,还是扩大他的工场。”吕好问慢慢颔首,淡淡地道:“既然有利可图,此人还勉强能够信任。”他是放下两分忧虑,产业到了足以吸引人的地步,相信王吉自己有斟酌。“难道别人不能给他巨利,像这种的,岂能担当重任。”许翰发出他的疑问,确实带有普遍性。士农工商,商人带有贬义,自周灭商开始使然,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,商人做事情带有功利性,家国的概念极其单薄,为了丰厚的利益,甚至可以把家国待价而沽。这不是,而是历朝历代屡见不鲜的故事,汉代匈奴屡屡寇边,边地回易商人功不可没,女真人击破,也有商人的功劳。王秀也很无奈,他曾经提出三倍之利论调,三倍的利润,足以让商人一切,别人怀疑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如果,给予王吉足够的利益,这厮的向背还真好说,人家本来就是背井离乡,谋取财富的。不过,他更关心的并非怀疑,而是对异族深深地,最终发展到歇斯底里,这不是没有可能,而是现实存在的。大宋开国局面不利,游牧民族发展到半游牧,已经有了土地意识。随着,朝廷几次扩张的失败,导致国土面积狭促,无法和汉唐相依并论,陇右都护府形同虚设,士人的格局无形中也缺乏大气,逐渐趋于保守。契丹压了百年,然后是女真人的狂飙,的大宋喘不过气来,让士风不断变化,理学终于有了合适的土壤,除了还有一颗的心,士人的思想日趋。

推荐: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
上一篇:时间
无锡谷歌推广优化